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浦玉生:兰亭的记忆--青年书法家吴洪春印象
2014-01-06 23:26:05   来源:浦玉生   评论:0 点击:

  人到中年,爱好之一是书法,去书法圣地的的浙江绍兴兰亭,看曲水流觞,寻右军遗迹,赏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天资卓绝的王羲之信笔挥就的《兰亭集序》如龙啸凤吟,清音绝    响,妙超千古,给人留下...
  人到中年,爱好之一是书法,去书法圣地的的浙江绍兴兰亭,看曲水流觞,寻右军遗迹,赏“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天资卓绝的王羲之信笔挥就的《兰亭集序》如龙啸凤吟,清音绝
  
  响,妙超千古,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
  
  在河南信阳、在江苏盐城,有这样一位年轻人,他两度参展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先后20多次参加由中国文联和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大奖并有获奖,2005年底在中央电视台和中国书协联合举办的全国第二届电视书法大赛中现场创作中名列篆书组第4位,决赛实况由央视向全国转播。
  
  他叫吴洪春,别署吴听雨,听雨斋主人,1974年2月生于江苏省大丰市因为同为老乡,同样客居盐城,我对他的为人和书法有了初步的印象。
  
  吴洪春出生于黄海之滨的古镇----草堰镇,草堰历来人文荟萃,曾经出现过朱恕、黄飞霞等乡贤。他的童年正值“文革”,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但当他在乡间看到老者写春联,运笔走锋,挥洒自如,使他年幼的心田烙下印痕。那时的洪春,一天要写千余字,没有墨汁刮锅底黑烟灰调和,没有纸张以地板代之,就这样勤学苦练,终于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在乡间的练字吴洪春得到了当地著名的书法家黄飞霞的指点,使他的技艺有了飞快的提高。
  
  高中毕业后,他毅然投笔从戎,沸腾的军营生活,紧张而有趣,就在操枪弄炮之余,洪春没有忘记习字练笔。开始实施枪杆子和笔杆子一起抓的计划。在训练场上,他经常以木代笔,以箸画沙;在野外驻训时以指画掌,照古帖之法,揣摩书法的结体和笔势。每夜常人静之时,战友们都入睡了,他铺开宣纸,研磨笔墨,沉浸在黑白分明、龙飞凤舞的世界。秦篆、魏碑、汉隶、唐楷之法烂熟于心,真草隶篆,无不运用自如。
  
  纵观洪春的书法,他以行草见长,于二王、苏轼、米芾、刘墉,研习尤深。他取法乎上,从传统中走来,却又能熔碑帖于一炉,化古为我,大有似曾识而不知何君的感觉。因为他临池用心,不是采用简单的集古之法,而是借古人的精华,匠心独运地渗透到自己的情趣之中,他注重对笔性的把握,注重线条的厚度、张力,以及变化从端的丰富性表现,时出新意而不怪诞,在草书的创作上,他侧重以“二王”为底本,崇尚简约,气势豪迈,跌宕多姿,直追先贤妙境。他把研习国画的相关理念融于草书的谋篇布白,法度严谨,有张有弛。学习小楷可使书家对用笔的把握更趋细腻稳定,增强对点画节奏的控制能力。十年前,他就开始研习小楷,从文征明入手,追求清雅之气,旁涉王宠参以厚重,近来,在小楷的研习上又上溯魏晋,追求韵、雅、逸的气息,洪春主张在小楷的行气上要借鉴行草书的章法特点,他常说“小楷要有动感,将小楷写得流动起来才会避免‘状如算子的匠气’”,话虽是这么说,能领悟到这一点已是很不容易了,付诸实施就更难了。观洪春的小楷端庄秀雅,潇洒飘逸,其端庄绢美,凝重飘逸,深得“钟王”三味;近来他又将触觉伸向甲骨文、钟鼎文,在年轻的一代之中,能够将篆书写得中规中矩,自成一格,实属罕见。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在习字之余,遍览文史哲等多种学科知识。我与他毗邻一个居民小区而居,常有往来,熟悉他的情况,走进他的新居,他的书房有大量的书籍可供阅读。他深知,读书多,则积理高,气质换;游历广,则眼界宽,胸襟扩。古人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要想在书法上有所建树,非得读万卷书以益智、行万里路以增识不可。近几年,我们不断看到洪春的书法作品屡屡见诸报端,他为《文汇报》题写“学林”,为《湖北日报》题写“社会暸望”、“人与自然”,为《四川日报》题写“科教大视野”,为《水浒杂志》等题写刊名。在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入展作品,他的篆书对联不仅写出了古朴典雅的金石韵味,且是自己撰写的内容:“山河游遍情倾妙笔,经史读余思接奇峰”。由此可见,洪春不仅注重了书法艺术的修炼,而且更加注重了让书法艺术与姊妹艺术的的融合。
  
  二十多年的书法生涯,洪春经历了生---熟---生的境界,他的书法作品格调清新、雅致,气息纯朴、自然,拙中藏巧,庄谐相生。实践证明,一个卓有成就的艺术通过努力学习和锐意创造以充分发展其个性的必然逻辑是:生境---熟境---生境。正如盐城籍书法宗师宋曹《书法约言》所说:“书必先生而后熟,既熟而后生。先生者,学力未到,心手相违;后生者,不落蹊径,变化无端”。这也是深刻地揭示了“生---熟---生”的艺术辩证法。
  
  艺术上一条普遍适用的规律是,没有时间的积累,就难以攀登艺术的高峰。对于古代书家,虽然人们津津乐道王献之三十几岁便享大名,但那只是极个别的特殊情况,更多的人是要倾注一生的努力。所谓“逸少之书,五十有二而称妙;仲尼之学,七十之后而从心”。但愿30多岁的吴洪春正当青春勃发之际,宜变革出新,更上层楼,向着艺术的巅峰攀登,再攀登。
  
  

相关热词搜索:浦玉生 兰亭的记忆 青年书法家 吴洪春 印象

上一篇:浦玉生:湖海画派看洪春
下一篇:周宏:灵动飘逸,境由心造---吴洪春其人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