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张书云:问鼎书法臻境——访青年书法家吴洪春
2014-01-06 23:24:32   来源:张书云   评论:0 点击:

  文字生涯10多年,愈发不敢写了,因为此时,辞藻的华美、句式的流畅都无足轻重,唯有思想的丰富才能触动内心的快感,而思想一定是文字外的积累。我的这番感慨自然能与同样愈发不敢写字的书法家吴洪春默契,因...
  文字生涯10多年,愈发不敢写了,因为此时,辞藻的华美、句式的流畅都无足轻重,唯有思想的丰富才能触动内心的快感,而思想一定是文字外的积累。我的这番感慨自然能与同样愈发不敢写字的书法家吴洪春默契,因为字体的漂亮、章法的得体他都能驾轻就熟,唯有高古的书气令他向往之至,而这种气格也一定是字外功夫。这种状态正如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所言:“追求愈高,痛苦的程度也愈高。”
  
  对于书法艺术我深怀膜拜,我很赞同我国著名理论家陈方既的观点,书法不是绘画,却要求有绘画艺术的形象感;不是音乐,却要求有音乐艺术的乐律美;不是舞蹈,却要求有舞蹈艺术的姿致;不是建筑,却要求有建筑的严谨;不是诗,却要求有诗一般的意境;不是生命,却要求其有生命般的形质和神采。我难以言尽作为“东方艺术极致”的书法艺术之浩瀚深邃,但我坚信,可以从宇宙人生的具体对象赏玩的色相、秩序、节奏、和谐借以窥见心灵最深反应的书法,是容不下无思无想的烂皮囊,一位优秀的书法家内心一定烂漫丰盈,精神上的曲高和寡却注定在这个浮躁世俗中的孤独。高山流水,知音难寻。同道相逢,清乐忘忧。国庆长假一个暖暖的午后,一杯茶,一卷书,与吴洪春谈书论道分外愉悦,平日沉默寡言的他,妙语连珠,眼里光彩闪动。
  
  身处数码时代,本易于边缘化的书法,书写性和记录功能又在极大削弱,作为以中国汉字的书写创造美的书法家,吴洪春也有不可避免的危机感,只是他的危机更在于作为一名专业书法家的担当和使命——写字即写志,何以传承中国书学思想和传统文化精髓?他的答案是,愈是书写性削弱、审美薄脆浮华的今天,愈显示出书法的丰富内涵和宝贵的价值,愈是书法家大有可为的时代。读他的书法作品,我看到书法家的学人之气,不是在迎合市场,而是孜孜不倦做学问。他的作品总体古朴含灵动,沉着隐率真,从风格看大致分两个时期,一种是传统审美一脉,俊逸精致的小楷与清雅翰逸的行书,动静相生,古风绵延。另一种则打破前人循规蹈矩的平衡,有篆隶阳刚,碑意盎然;有隶中带行,字势庄重且生动飞扬;有中锋和侧锋变换,充满欹侧之势;也有取法《散氏盘》,稚拙弥漫,古意凸显。不求态美,意境横生。他的这一类作品蕴含着一种大巧和大美,似不露声色启发观者——美不是一团平和的堆积,而是有松有紧,有开有合,彼此对立,又在整体上和谐的辩证法。他的个人学识和心灵感悟,也随这些师古而不泯古,独具一格的一字一幅间,理性又激情地挥洒。
  
  写好书法不容易,会欣赏懂评价更不易。作为书法家眼光高远尤为重要,黄宾虹就曾教诲弟子林散之“书法家也应该是鉴赏家”,鉴赏家的眼光一定是厚积薄发的凝练,思想的突破也总是带着一路坎坷和险阻。阅碑帖,读史论,勤练习,深思考,这种潜藏于内心的挣扎和徘徊是吴洪春近年来的常态。在这个心态浮躁、创作浮华的年代,很多人追求一蹴而就,想快速出新求变,对于年轻书法家,市场的诱惑是客观的,关键在于他如何审慎、自我观照。所以与其说吴洪春追求书法至高境界是不断自我否定、突破羁绊的过程,更不如看做是他不断内省自律、排除干扰、调整方向的收获,因为一个人一旦目标坚定,成功便是勤奋钻研下的顺理成章。吴洪春向往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境,在2005年获得全国电视书法大奖后,并非风云市场,而是在书风上寻得裂变,他埋头坐冷板凳的姿态本身就是对传统精神的深刻领悟,从复古与返古中表现出一位书法家的时代新精神。我相信,这凤凰涅磬的痛苦蜕变对于吴洪春才是开始,也许等待他的将是更脱胎换骨的精进,一个执著的完美主义者,其探索永无终结。
  
  叔本华还有一句话,人类的一生,在推陈出新的严苛要求之下维持自己的生存,通常必是充满忧虑的。但同时这位哲学大家又补充道:“人生的幸福与快乐原没有积极的意义,有积极意义的反是痛苦。”是的,在当下这个“大家”频现又大家稀缺的年代,所缺少的不正是匍匐于沟壑中的苦行僧,仅以此名言为心声慰藉,献给即将举办个展的吴洪春,献给问鼎臻境孤独的朝圣者们。

相关热词搜索:青年书法家 吴洪春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浦玉生:湖海画派看洪春